学生作品

那年秋天

2021-10-28 14:42:22 风云 55

那年秋天

G2114班曹飞鹏

无数的文人墨客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他们对秋天的吟咏。有黄巢的“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豪情壮志,也有杜甫的“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悲愁忧伤,更有着“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绚丽美好。而我对那年秋天,却是一种怀念。

就在那一年的秋天。我要离开我的第一故乡黑龙江,踏上南去的列车到湖南。家人每一次和我说起,我都会捶胸顿足地哭上一阵,以至于他们只能秘密地谋划这件事。我原以为那一天会来的很慢,却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

那个秋天的早上,我早早地便起了床,我己知今天便是与这方哺育我的黑土地离别之日了。我想再多看看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上午的时候,我们(我爸我哥)一起去了黑龙江边上,我站在岸上,轻轻地抚摸着那冰冷的黑龙江江水,冰冷而透澈的江水,就像我当时的心一样。因为北国的秋来得特别的清,特别的静,加之没有什么落叶植物,大都是常青树,所以一路上我只看到肆意漫延的绿,而非“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那般绚丽的红。

中午,我们一大家子都赶到爷爷家赴宴,大约有十多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一大家人有说有笑地吃着,大家似乎都想吃慢一点,好像这样我就不会走了。奶奶对我说:“孙子,到了南方要好好读书。而爷爷让我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其他人也纷纷为我祝福。吃完饭,我偷偷地帮哥哥在游戏里买了个他一直想要的道具,这算是我送他的礼物吧!

到了车站。就只剩爷爷奶奶、哥哥和大爷送我们了。爷爷不时地张望着,生怕错过了车。而奶奶拉着我爸在一旁说话,哥哥和大爷在逗我开心。不一会,车来了,我被爷爷送上了车——尽管我不想上车。爷爷奶奶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但他们依旧在挥手和我告别。我蒙起头来,在脑海里回忆过往。

这跨越大半个中国的列车,带我欣赏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同样是秋,天津的码头仍旧忙碌:山海关的游客依旧未减;而河南已有千重麦浪了。我想着过去,又对我那未见几面的母亲产生了期待。

那一年的秋天没有什么枫叶似火,也没有什么“晴空一鹤排云上”的清朗:有的只是那“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别离。痛苦的不是秋,不是别离,而是别离之后无尽的思念。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