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远方

2020-02-23 20:50:21 风云 14

远方

江欣霖

清晨的太阳刚微微绽放出笑脸,此时的天空还只是一片苍茫而又懵懂的白。少年贵生提着行囊站在村口,向含泪的双亲及笑着为他送别的乡亲挥手告别。他穿着父母为他新购置的崭新的衣服,带着对远方的憧憬与向往,踏上了新的路程。

前来送行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往回走,只有贵生的父母仍呆呆地立着,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王阿婆笑着对他俩儿说:“你们俩儿养了个好崽哩,吃了这么多苦头也快到享清福的时候了。”贵生母亲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欣慰地笑着说:“是的咧。”

少年在学校中表现突出,每门功课都是优秀,课余时间也不像其他学生那样玩游戏,而是四处兼职,每月不但不向父母要钱,反而寄一笔钱回家。转眼间,快毕业了,已有好几个企业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他都一一回绝了。同学好奇地问他原因,他只是笑了笑。毕业那天,他拎着行李,往家的方向赶去。

贵生回村的那天,艳阳高照,他的一身白衬衫在黄沙的对比下显得洁白无暇。他坐在漆黑肮脏的木凳子上,详细耐心地回答乡亲们的问题,最后贵生娘问:“孩子,这次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他笑了笑,“娘,我这次不走了,就留在咱们村里当老师,还能帮你们种田呢。”贵生娘呆住了,旁边的人却笑了:“你们听到了么,贵生伢子要在咱们村里当老师,还帮忙种田哩。”周围的人都“吃吃”地笑了起来,仿佛他说了一个多好笑的笑话似的。贵生爹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问:“伢子,你到底要干啥子哟?”“是呀是呀,要干什么快说,别拿我们逗趣了……”旁边有人附和。贵生疑惑地偏了偏脑袋,慢慢地说:“我想教我们村的小孩儿念书啊,怎么了?”周围的人见他这模样,信了几分,都叹着气或嘻笑着散开了。过了很久,贵生爹哆哆嗦嗦地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问:“儿子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便重重的叹了口气,贵生娘也在一旁抽泣了起来。

贵生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可是他的学生越来越少,他不得不挨家挨户地去劝说,终于,一个孩子告诉了他缘由:“我爸说你读了大学找不到工作,只好回来当老师,看来读书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早点下田干活,要不就出去打工。”他呆住了,脑袋“轰”地一声,整个人如置冰窖。

从不抽烟的他,在那天夜抽了一晚的烟。在寒假来临的时候,他带着泪离开了这个贫瘠的小山村。

几年后,他发了家,娶了妻,儿子今年两岁半。十一的时候,他载着妻儿回到这个小山村,西装笔挺,神采奕奕,向乡亲们打着招呼。但他总感觉自己的心里缺了点什么。

一天闲时,他翻看自己以前的日记,看着看着,便忍不住哭了起来,他找到了心中空缺的那一块了。他对妻子说:“我要去远方。”妻子只是迷惑。他辞了工作,卖了房子,别了朋友,带着所有的财产于落日黄昏,回到了那个贫瘠的山村。

他将所有的财产捐给了当地的学校,自己成为学校里的一名老师。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下,他只是微微地笑着。

十年后,同样的清晨,他送自己的学生离开,看着学生们憧憬的目光,他靠着村口的树,欣慰地笑了。

远方在心中,已抵达。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