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又是一年萱草开

2020-02-23 20:49:17 风云 11

又是一年萱草开

周诗卉

                                                                                                                                                                                                                    

    韵美黄花,情深萱草。当它再一次漫山遍野地盛开,母亲,我又想起了您。

                  ——题记

您无心地说:“这黄花菜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吃起来这样难以下咽?”我心里微微染上一丝苦涩。我想,大概就是外公走了以后吧。

还记得以前,每当萱草盛开的时候,你就会从外地回来,帮外公收摘那漫山遍野的黄花菜。

您蜡黄的皮肤,在烈日的暴晒下染上了一层红晕,矮而微胖的身躯麻利地穿梭在地里。尽管豆大的汗珠不时滚落下来,您还是叽叽喳喳兴奋地对我说个不停。

您说:“你爸爸工作太忙,没时间回来看你 ,你得体谅爸爸。”

您说:“外公年纪大了,要好好孝顺外公,别让外公操心。”

您说:  “雇的工人虽然还算省心,但这黄花菜收获时还得自己亲力亲为好。”

您说:“黄花菜其实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萱草。”

您说:“……”

昔时,您的话还回荡在我的耳边;昔时,您穿梭在黄花丛中的身影还留在我的脑际。

自从外公得肝癌以后,您就再没去过那儿了。

您没日没夜地守着外公,您总是说不累,强忍着泪,泛红的眼睛让我的心生生地疼。当您累得病倒时,我才看到您乖乖地“答应”爸爸,让他接替您照顾外公。躺在床上休息的您,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偷偷地起身去看你,只见您泪眼婆娑。母亲!我悄悄地离开,只为不拆穿您这份在人前假装的坚强。

外公去世以后,您便回厂里了。但您会经常给我打电话,话题中还是会提及外公和那黄花菜。

您说:“又梦见外公了。”

您说:“梦中又带我去那萱草地里了。”

您说:“梦中你看到我无依无助了。”

现在是外公离开我们的第二个夏天,您已经有很久没回来了。这回,我夹起一口黄花菜,再也没有昔日您在家时的那份可口和美味了。母亲,我想您了!我盼望跟您在一起!

我再次踏上那座山头,穿过一片片茂盛的萱草丛,我仿佛看到了您熟悉的身影,我的母亲!

又是萱草盛开的季节,母亲,您回来了。我冲过去紧紧地抱着您,您说:“孩子,妈妈明白了,你需要的不只是优越的物质生活,更需要妈妈的陪伴。妈妈对不起你。”

一对母女紧紧相拥在这片黄花菜丛。一片氲氤中,我似乎明白了您对这儿情深的原因。母亲,您对我深深的爱,让我在这座山头,感受到了久违的温馨。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