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我看见了

2020-02-23 20:33:13 风云 3

我看见了

陈涛   435班

清明将至,父亲已经买好了回家的车票。我依旧如往常一样,放学回到家就拿起扫帚去帮父亲的忙,到了父亲每日工作的地点——我家楼下那条街的时候,却发现街道干净得很。父亲坐在大榕树下抽烟,凝望着东方的天际,眸子里的波动在烟头的火花中,忽闪忽灭……

坐上通往乡下的大巴,我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发小,心里便忍不住一阵激动。父亲静静地坐着,凝望着窗外,仿佛那有什么我不能看见的东西。

经过两个小时的折腾,总算到家了。一干亲友迎了出来,寒暄过后,休息片刻,便马不停蹄地往山上奔。到了山腰,鞭炮声“噼里啪啦”地接连响起,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伤心的哭喊声。

“跪下!”父亲盯着我的眼睛,命令道。我望着眼前的这座小坟,重重地跪了下去……不知是被香烛的烟雾迷了眼,还是自己的内心被触动,眼角居然发涩,我眨了眨眼。

将近吃午饭的时间了,菜已经上桌,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却独独不见父亲。我登上山顶,果然,在那里看见了父亲的身影,但我没有去打扰他,只远远地伫望着,心如一株无根的浮萍,无处安放。

是的,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的父亲在母亲的坟前痛哭失声。

母亲在我六岁时便离我而去,31岁的生命在痛苦的折磨下,终是消逝。她是个苦命的女子,一生只与两件事痴缠:爱与病痛。她本是个知青,却嫁给了我父亲——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她的父母坚决反对,但她不管不顾,毅然来到父亲的身边,因为在父亲于滔天洪水中奋身救起她的那一刻,她就认定了此人。

父亲最终还是回到了饭桌上,看不出一丝情绪上的波动。或许,这十几年他早已习惯阴隔两地的悼念了吧。饭到中途,突然有位老叔问:“老三,你还单着吧,是时候找一个了。”父亲本要伸手夹菜,听到这话筷子却撒落了一地。

父亲的想法,我想我了然于心。是的,不管人一生能创造多大的功绩,最终都要归于尘土。倒不如,用这短暂的人生,只为一人一事而执着。

父亲弯腰捡起筷子,笑了笑。墙上的计时钟不合时宜地响起,这响声里仿佛包含了对人生百态的讽刺和感伤……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