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听“景”说话

2020-02-23 20:26:53 风云 6

听“景”说话

张淼

清风,跃过清流,趟过大洋,踪影若隐若现;花香,穿过竹林,掠过土地,芬芳菲菲弥彰;熙阳,跨过高山,越过大海,光影扬扬洒洒。

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以前似乎还不大明白其中的蕴意,现在看来却的确如此,文人墨落里不乏这类听景说话之人。你看三毛义无反顾地走向撒哈拉沙漠,聆听狂沙的嘶吼;席慕蓉只身前往布鲁塞尔,侧耳倾听那旑旎风光,庙会的人生情长;川端康成浅浅的“凌晨四点钟,看到海棠花未眠”更是达到了听“景”说话的最高境界。而我也曾有过听“景”说话的雅兴。

那正是鸡鸣欲曙的当头,我欣然起行,前往小屋后的那片森林。从长满青苔的小路拾级而上,崎岖的山路,两旁开着红的绿的不知名的花儿,那晶莹的露珠你挤我挤你地流淌在整片叶子,好似一颗颗剔透的水晶。俯身瞧去,你能透过它洁白的身子看到纵横的脉络,倏地,那露珠似乎羞了脸,一骨碌地从叶上落下,渗入土地。

一片氤氲的雾气弥漫着整个森林,好似一条乳白色的纱带铺在树的表面,许是怕小树着凉了吧!我这样想着,不禁“扑哧”笑了出来。继续前行,到了一片空阔的竹林,林子青葱修长,正直,挺拔,正如那些曾经远离官场隐居山林的廉洁之士。一阵冷风“呼呼”袭来,竹林随之倾倒,一片片绿得逼人眼的细叶携着点点雨花在风的吹拂下“簌簌”飘落,他们如同振翅的萤火虫,在空中打个转,转个弯,才甘心地徐徐落地。这是用“撒礼花”的形式庆祝我的到来吗?“来吧,来吧,欢迎你的到来。”他们此时是不是这样想得呢?

不知不觉,太阳就要升起来了,我来到一处空旷的地儿。山的那边,低矮的村庄零星点点,仍依稀可见。太阳只露出半边脸,迟迟不肯展现她姣好的容颜。过了一会,她慢慢张开惺忪的眼,缓缓上升。等到她完全定在空中,我才发现她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就跟喝了点小酒的姑娘似的,怪不得开始还羞于见人呢!

我回过头来,一阵风夹着暖意将我环绕,阳光从竹林交错中插缝钻过,那一道道光线垂直射入,似乎洒上了一层金粉,熠熠生辉。光的剪影在风的拨动下,如同儿时玩的弹珠。发射,碰撞,静止。我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瑰丽。

记得读过这么一段文字:“欣赏美景时,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灵去感受。”于是,我闭上眼。我看到了纷飞的花瓣,高大的山岗,消散的雾霭;我听到了翠鸟的啁啾声,风摇叶子的簌簌声,小涧淌过的叮铃声;我闻到了清新大自然的花香,湿润的泥土香,乡村独有的生活气息。睁开眼,便觉得恍如隔世。

周国平曾在《碎句与短章》中写道:“存在的一切奥秘都是比喻说出来的,对于听得懂的耳朵,大海,星辰,季节,野花,婴儿都在说话,而听不懂的耳朵却什么都听不到。”是啊!生活中不缺景语,只是缺少一双听“景”说话的慧耳。

只要我们做个有心人,学会听“景”说话,周围的一切都将是美的!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