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梦 之 舞

2020-02-23 20:10:11 风云 6

梦 之 舞

曾柔琦

她总是那样憨憨地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永远都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那时的我们还懵懂幼稚,妈妈问起我们长大要当什么,表姐一脸阳光地嚅动着唇说:“跳舞,成为一个舞者”。我也含糊地叫着,我也要。

表姐上舞蹈班是她七岁那年。我们刚来到培训基地,就听见歇斯底里的叫声、哭声,撕心裂肺,极为凄惨,声音抨击着弱小的心,我已经感觉到了压抑。更触目惊心的一幕:几个小孩趴在冰凉的地板上,腿被拉成了一字型,紧闭着双眼,通红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渍,干涸了的嘴唇……许多家长不忍让自己的孩子受这种苦,人便走了一大片。

我紧拽着表姐说不去,她却一个人径直走向报名处,那执意又坚定的眼神打动了一位身材高挑的教练,说要培养好她。就边样,舞蹈班成了表姐必去的地方,而我,只能孤零零地在家等着每次累得满头大汗,却含笑如初的姐姐的归来。

韧带拉伤对于要上台表演的姐姐来说,是个危急的讯号。她哭着对医生说:“求你了,让我快点好起来吧,至少让我站得住脚也行……只要能过这次活动,我静养几年都没关系”。医生若有所思地叹气、摇头,为这个柔弱无助的女孩打心底里捏了把汗,这要恢复可不是一两天的事呀!表姐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令医生心酸。

表姐还是带病上场了。

曼妙的身姿如流水滑过,轻盈的脚步踮着地,天使般微笑的脸与之结合得淋漓尽致,完美无瑕。在五彩霓虹灯的照耀下,她似一位精灵,自由地起舞,一个完善的转体,旋开了裙摆,却在落脚的那一瞬,表姐“呯”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精灵的翅膀折断了,随即而来的是一片寂静,仅能听到流水般滑过的伴舞曲,却像一根根铁丝,缠绕着表姐的心,吧嗒吧嗒,晶莹的泪划下脸颊,滴落在舞台上,抨击着这压抑的气氛,更加沉重起来。“别低头,皇冠会掉,别哭泣,敌人会笑……人应该有梦,有梦就别怕痛……”这一句句振奋人心的话在表姐心中回荡。

她开始试着站起来,舞台下掌声似雷,又是一阵加油声!表姐忍着痛,眉头紧锁,她深吸了一口气,轻踮着脚尖,双手在空中划出柔美的弧线,如仙蝶般起舞,旋转,青丝散开了,飘逸地扬着,撩绕着表姐修长的脖子,这简直就是一位超凡脱俗的仙女,她翩翩起舞,为冬日洒下洁白的绒雪,为暖阳镀上一层熠熠的光辉。

舞上有梦,梦上有舞,不舞哪能成梦?我被表姐深深地震憾了。

快到结束动作了,她如痴如醉地跳着,含着微笑,如春日里绽放的蓓蕾,猛然的一个跳跃,如鱼儿浮跃出水的活泼生动,然后稳稳地,优雅地谢幕。隐约地透出了疲劳,几颗汗水缀在表姐吹弹可破的脸上,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舞台下又是风起云涌,她很享受,很快乐。

表姐说,她一定要做一位舞蹈家,不管前方有什么阻碍,也要坚持。就像那首歌:“梦想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质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样,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梦,让自己的梦飞舞起来,飞向那凝聚了千千万万人为梦拼搏的地方,彩虹似的梦,中国梦。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