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给老屋留些空隙

2020-02-23 19:55:55 风云 9

给老屋留些空隙

                           管遥远

时光如刀,锐气卷人,雕刻出所有古老而沧桑的纹饰——飞檐老屋,朱红木漆斑驳了人世;青铜部首,惹眼铜绿憔悴了红尘。

总之,巨大的时间溶解在老屋里,成就一派古典的风范。而我走过一弯石拱桥,踏过一路青石巷,却在低眸抬头间,发现一道巨大的古典之殇……

                       往    昔

年关时节,我的到访,总伴着大雪飞扬。大雪的覆盖,并不能遮挡老屋的耐人寻味。老屋上的飞檐积满着雪,瓦背上也铺满着雪,煞是安详。临河一带的大家,总管带着几只乌篷船。冻结的冰面上,船仿佛凝固般地,看着两岸人家,诉说着如烟的往事。

漫步于青石巷里,穿梭于各家门前,我希望下一刻转身,便会与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邂逅。

沉浸在那古色古香中,我暗自庆幸那一切未曾改变。

                           今    日

来的路上,格外畅通——柏油路无情地取代了往日的泥泞,化为一条管道,将老屋的膘输送到开发商身上。路两旁林立的宾馆,像被施了魔法的豆苗,向上疯狂生长。

最终,我望见了老屋,有些模糊,那熟悉的白墙黛瓦有些凝滞,有些黯淡,那作为点缀的山却已残缺不堪——山腰处被强行挖开,不知多少树被无情砍下。此时的山,像一枚已破壳的蛋,任人肆意索取它丰美的汁液,又像开发商那只狰狞的血盆大口,欲吞下老屋的一切。听四叔说,那里要新建一个大型采石场,年产值颇为可观。

进村后,我独自一人,在老屋前伫立良久。

老屋里的那眼井,逐渐枯涸;老屋里的那门槛,逐渐低矮;老屋外的那棵古树下,多了一弓长铭牌,将老屋的变化如诉如泣般一一道出。

不久,迎头走来三两人,大概是村民吧!可那脖子上,手上的件件金首饰,给这样的天气添了不一样的颜色。我目送着他们离去,耳边徘徊着四叔的闲碎之语。

听四叔说,村里展览馆多了,手工作坊少了;东家的乌篷船烧了,西家的古董卖大钱了。

原来,能抗击风雨的侵蚀,能禁受战火洗礼的老屋,却被那一双双充斥着利欲的眼,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心脏。

我丧失方向感,越走越焦灼。

 ……

如果老屋没了,那些飞檐,白墙黛瓦便也随风化沙;如果文化没了,人的灵魂便也碎了一地。

所以,给老屋留下一些空隙吧!让那一握瘦影,在枕旁,陪我到天明;让那一种文化,在心中,越过那古典之殇……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