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初阳冉升,华丽蜕变

2020-02-23 19:48:30 风云 6

初阳冉升,华丽蜕变

彭丽

    您是否还记得那份来自远山深处的感动?

    城市的黑,是他心中已存许久的伤,纵使窗外阳光百般明媚,却仍见他满脸忧伤。是否是骨骼关节间的疼痛使苦愁爬上了他的脸庞?又是否是灯火阑珊时家中空荡荡的情景让眼泪一遍遍地湿透了他的眼眶?

这是一个孤寂的少年,在他的生活里父母日日缺席,除了那一栋安静冰冷的所谓的“家”的建筑,他就只剩下父母从远方遥遥打过来的钱了。因而,他在静默初阳中迷惘了。他开始逃学,日日沉醉于声乐场所,用动感的节奏来掩藏心中的苦涩。他的朋友说他每每喝醉后总泪流满面地嚷着去自杀,可酒醒后又会笑得肆无忌惮。他,就是《变形记》里主人公——杨桐。

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您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您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如果那是一个您不熟悉的家,您是否会把善良当作路牌?如果当太阳普照人间,您是否会想起那份来自远山深处源于蜕变的感动?

山里的静,渐息了他从城市带来的满身浮气。山路难行他满口抱怨,伙伴难处他口放狂言,意见不和他大打出手,一切是年少轻狂,又似是原本模样。但山里的太阳似是有种魔力,渐渐地,他开始忘却城里朋友的那句“桐哥在,世界充满爱”,取而代之的是整日萦绕在他耳边的山里残疾妈妈的那声亲切而又温暖的“桐桐”。

当山里太阳缓缓滑过树梢,他蜕去浮华叶皮,尽情肆意地展露本性。那双拿过各种酒杯的手开始在山里掰玉米,那双夹过各种烟尾的手开始在山里割猪草,那颗曾是末路的小太阳开始找回了方向。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为何他在城中末路却在山中拾途?我想,是由于山里妈妈体贴入微的关怀和身残志坚的品质在他心里注入了一米阳光。当他难尝家庭的温暖时,山里妈妈宠溺地叫他“瓜娃子”,给予了他超越血缘关系的“母爱”;当他难见父母一面时,山里妈妈给了他一直想要却遥不可及的陪伴;当他手部受伤就医缝针时,山里妈妈的急切与担心给了他渴求已久的亲情慰藉。或许,正是这些如春日里冉冉升空的初阳般温暖的感动让他丢弃了那一身浮华的伪装,华丽地完成了人生中的一次蜕变。

每次蜕变都是一种成长,成长路上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去拥抱那一半明媚的初阳,来收获一场华丽的退装。

你是否已经记起了那份来自远山深处源于蜕变的感动?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