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

七路末班车

2020-02-23 20:18:15 风云 6

七路末班车

李云倩 

    梦,易碎着,傲骄着。每个人心底最深处都藏了一个纯粹而美好的梦。如独木舟所言,谁也不可以碰我的梦。在这趟末班车上,装载了一个个平凡的追梦者。

2004年,盛夏。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我将驶往一个偏远的边区。然而,唯一能到达那里的,只有七路车。下午六点,燥热的天气浮躁的心都渐渐冷却下来,天空染了一点红晕,像喝醉了的少女让人心醉。我站在站牌处玩手机,等待着七路的最后一班车。手机里飘来了一句歌声: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啪!”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一个小女孩倔强地忍着泪花,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握着几根吃烧烤剩下的烧烤棍,站在不远处。“叫你扔了不扔,还非要找什么垃圾桶,爱什么环保啊,你看这大街小巷不到处是垃圾!你一个人这样做又有什么用?”母亲说完,便一把将小女孩手中的木棍抢过来丢在了地上。小女孩呆呆地望着地的烧烤棍:难道别人那样做,我就要那样做吗?她微红的脸颊发着烫,那是一种愤怒吗?不,那是种羞耻,母亲的话不仅是打在小女孩脸上,也是打在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脸上。

十几分钟后,七路车姗姗来迟,仿佛来接孩子却晚到的母亲,着急而又欢乐。母女俩上了车,我也上了车。小女孩賭气似地不理母亲,她在埋怨,怨母亲没有环保意识,没有责任心。车子快要开动了,“轰轰……”似发着脾气似的,也似在为小女孩称赞叫好。

夕阳照进了车里,有老人半眯着眼戴着老花眼镜在读报纸,有上了一天班疲倦的提着公文包的年轻人在打盹,有穿着打扮时髦的女孩在补妆,有高中生模样的青少年在低头玩手机,还有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吉他少年……“咚咚……”一阵敲窗声打破了这一切的“祥和”。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用手比划着什么,有人抬起了头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女孩,便又低着做原来的事,只有吉他男孩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口袋,犹豫了一下,像在想,这是明天的早餐钱,给了她我会饿肚子的……可是,她是个聋哑人,没什么能力工作,可能一直在饿肚子吧……可是……开车师傅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声暗示要开车了,吉他男孩一个箭步冲到车门前,看了看师傅又看了看窗外的女孩,决然地下了车。在后视镜里我看到男孩将袋子里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个女孩子,并为她弹了一首歌,纵使女孩听不见,但我相信来自于吉他男孩的正能量她一定能全部收获。车子里有人嘴角上扬,仿佛在笑:瞧那个傻瓜,先不说吃饭钱,这可是末班车,他可要走回家喽!而有人则真诚地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像为男孩点了一个赞。

天空中色彩越来越浓,夕阳红了半边多天,只剩下那一点蔚蓝在孤军奋战。七路车离终点站不远了,一个老人上了车。老人微微驼着背,手上提了很多东西,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空位,便站在了一旁。路途很不平坦,一路晃动得很厉害。年青人、青少年没有一点反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老伙计,您到我这来坐吧!”一个同样苍老的声音打破了车厢的宁静,一双苍老的手同时刻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大家都在这一刻停住了,呆住了,一动不动地望着这一幕进行,有人面带羞色,有人若无其事,有人则还会轻嘲,几秒钟后又迅速恢复正常,“老爷爷,去我那坐吧……”一个女孩细如蚊声地对让座老人讲,随后车门打开时,在旁人那带有一丝嘲笑的目光下,仓惶地逃离了。

中国,是筑梦的地方。“礼尚往来”“尊老爱幼”……曾是令多少人称赞的传统美德。然而“夜不闭户”也在人性缺失冷漠的世界里成为神话。小女孩、吉他少年、老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一个梦,一个关于人性至美至善的梦,他们承载着梦想前进,走在爱的前端,他们是平凡的追梦者,亦是不平凡的造梦者。夕阳西下,天边红得艳丽,却又渐渐暗淡下来,被黑暗吞噬了。七路车停靠在终点站,然而,人们的脚步从未停下,梦,一直在延续。耳畔又传来那未完的歌曲: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


首页
校园新闻
教师园地
联系